Simple Style Posting Guest 专栏人物采访第六期 黑麦 heymy

heymy留学于澳大利亚悉尼五年的时间里,他买过成堆的唱片,听过无数的音乐,写过一叠一叠的乐评文章。回国后当过制片,公关,做过杂志,组过乐队,现在供职于国内某知名媒体,称自己为“生活记者”。我总爱把他想象成一个乐手,弹着一把破吉他,把摇滚歌词吼得惊天彻响,关于现在,关于明天,关于旅途,关于梦想,关于所有所有征途中的故事。Simple Stye专栏人物第六期 — 黑麦,为我们讲述他的音乐旅途风景和他与朋友一起组建的灰尘音乐社的故事。

_http://www.supernb.com/
_http://heymy.blogbus.com/
_http://www.simple-style.com/tag/heymy

1 苏菲:你经常戴着的口罩头像让我觉得又酷又可爱至极;也和你通过几次电话,声音浑厚低沉总是像刚睡醒了的感觉;而在你网上做的一些事情让人觉得你特有凝聚力和号召力。好吧,我承认,在我眼里你是非常厉害而让人有距离感的一个人。和我们Simple Style的读者介绍一下自己吧!

黑麦:黑麦是个记者。写一切和自然生活有关的事物。

黑麦,其实是heyheymymy,Neil Young的一首歌的发音,后来被很多人叫成黑麦,我将错就错。我不经常戴口罩,只有在犯鼻炎的季节,骑摩托车才会戴。我是八三年的双子座,北京出生,以我的性格来推测,我出生那天一定是个晴天,因为我拍刮风、下雨什么的--我胆儿小,高、鬼、黑处、狭小空间、辣椒、酸菜,都是我的天敌。小时候是在奶奶家长大的,学了几个优点,慢性子、宅、吃食清淡,而且习惯早上起来沏茶。

我的声音骗了很多人,很多人一见面就说,“原来你不是老头啊!”,但是,认识久了还是会说,“你活得真像个老头。”

自我揭秘,好吧,我其实不神秘,我挺宅的,以前还挺爱玩的,现在懒得动了,喜欢挨家呆着。两千年去的悉尼,在那边待了五年,拿了文凭,算是给爹妈一个交代,其余的时间都赠送给自己挥霍了。在悉尼工作时,拿到钱,就会跑去唱片店,呆上一天,花掉一笔不少的钱,抱着一摞盘回家。后来回北京,这个毛病很自然地被改掉了--北京没有好唱片店。

第一份工作是广告公司的制片,两年以后跑掉了,去做PR,再后来就去了杂志,最后到了三联。这期间,兼职给各种杂志写稿,也不光是音乐类的,大多是文化、生活、环保类的,写太多音乐,耳屎太多。

目前除了工作,CPC灰尘音乐社的重生就是我的“项目”了。我还有个私密的爱好,就是拍照片,自己冲,自己给自己看,挺好玩的。07年组过一个叫Microbus的乐队,现在已经解散了,最近正在筹划一个新的,具体要搞什么,我还不清楚。

2 苏菲:你曾为《周末画报》写过一年多的乐评,是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专业的乐评手的呢?主要给读者介绍什么类型的音乐?

黑麦:在周末画报的时候,写主流的音乐比较多。以现在的眼光看,我对当时的一些选题,不太满意。

3 苏菲:2003年你和朋友共同创建了“灰尘音乐社”,有人把这个音乐社及你们的电子音乐杂志称为“在一个良好,活跃,清新,俏皮的氛围中,灰尘音乐社凸显于国内众多介绍独立厂牌音乐网站中。” 我的感觉是,你们的乐评像是在写小说,写散文,写诗歌,带着文艺气质。给我们的读者具体讲讲灰尘音乐的故事吧。

黑麦:“在一个良好,活跃,清新,俏皮的氛围中,灰尘音乐社凸显于国内众多介绍独立厂牌音乐网站中。” 这段话是我的同事董璐写的,5年前,她给灰尘做的采访,5年后,我成了她同事。

当时的灰尘音乐社所处的年代,和现在不同,那时网速还不够快,音乐也不多,很多好音乐真的要靠找,哪像现在啊,各种免费试听的网站,大把大把的。我们当年写东西很随意,尤其是我,写得很烂,哈哈。现在看起来幼稚得很。不过那是我认真听音乐的一个记录,很真实。

今天的人,已经过了满世界找音乐听音乐的年代了。当时的“灰尘”还算是舒服,是个可以让人慢下来,听音乐的地方,没有人给你什么“必听”“十大”的概念,听者也没什么压力。04年后,之所以停了很长一段时间,可能是我们这些人都上班了,自己都慢不下来了。

4 苏菲:灰尘音乐社一度消声于网络中,09年夏天,它又回来了!这让很多当初追随你你们的成员欢呼愉悦,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你们这帮人又聚集在了一起呢?这次又做好了怎样的起飞准备呢?

黑麦:这次回来也很意外,首先是我莫名其妙地买了个MT的服务器空间,小破莫名其妙地同意一起接着做,于是就做起来了,至于怎么做,做成什么样,我们都不知道,也没把握。应该会像《海盗电台》里的船一样,漂着。

5 苏菲:和一帮朋友们一起做一件好玩又有意义的事的感觉是什么?有什么特别值得怀念的故事么?

黑麦:在各种合作里,我喜欢划分空间,保持一种私密和默契。其实我挺独裁的,但是我又实在忍不住和哥们儿分享乐趣,于是就形成了一种“奇妙的组合”,可能有点像垂帘听政,可能比喻不太恰当。

在做灰尘音乐的时候,我做到… 可能是,第九期,才想到,我居然和所有一起做“灰尘音乐社”的人,都没见过面,直至06年、或者更晚,我才第一次见到小破。那是我们唯一的一次见面,他长得实在太像竹野内丰了。

6 苏菲:最近在读什么书呢?有没有什么好书值得推荐给大家的?

黑麦:和听音乐一样,我看书很杂,通常是几本书同时看,目前,堆在桌子上的有《大象的证词》、《大江大海》、《周日床上的顾西蒙》、《一句顶一万句》,厕所里是《寒冬夜行人》和王小波、王朔,床头放了一本王蒙,一本刘心武,都是散文。

7 苏菲:学校教育对于你来说重不重要?你学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怀念什么?想要忘记什么?

黑麦:教育本身不重要,但是教育的仪式感很重要。学到了“圆形监狱”、“规则与惩罚”,失去了“反抗”,最想忘记“权利之眼”。
--我最怀念悉尼的学生食堂和足球草坪。

8 苏菲:最后,和我们大家分享你2009年前想要去完成的某个计划。

黑麦:希望能写完一部小说。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黑麦将重点推荐他喜欢的音乐给大家,推荐链接地址为:http://www.simple-style.com/tag/heymy

更多simple style专栏人物采访:http://www.simple-style.com/posting-guests

9 comments

  1. lucy comments:

    好奇特,简直不像我认识的那个人!

  2. lucy comments:

    补充回复;这几年眼看着王老师努力,拼搏,挣扎。
    时间会塑造一个人,同样音乐也是。与灰尘音乐社同甘共苦。
    小破万岁,王校长万岁。同时我是个万恶的人。

  3. 小牙 comments:

    太激动啦!黑麦绝对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后才华地之一!

  4. yingzi comments:

    原来你不是老头啊!

  5. 孟孟 comments:

    说实话,字太小了,黑老师说CRL+加号,21世纪你得适应这些
    这是个很有黑麦特色的回答,由此可见他确实不是老头

  6. ryanjill comments:

    真的好怀念当年的灰尘,想起每个周末回家用那百多K的宽带down那些后摇,那个期待啊。

  7. zhangzt comments:

    。。黑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麦

  8. stephen comments:

    有着我一样的爱好..很好很强大.

  9. 车小low comments:

    居然你在这里有专栏的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