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They),by 张晓

Simple Style收到来自Camera Obscura摄影网站的邀请共同来完成一个展览项目:来自张晓的“他们”摄影主题作品。

张晓,1981年生于山东,毕业于烟台大学建筑系,2005-2009年间在重庆晨报担任摄影记者,2009年6月辞职后成为自由摄影师。(info from Jia Za Zhi)

_http://www.zhangxiaophoto.com/
_http://cameraobscura.busdraghi.net/2010/zhang-xiao/
_http://cameraobscura.busdraghi.net/

the following text and photography both by Zhang Xiao, the project supported by Fabiano Busdraghi and his Camera Obscura. For the English version please visit here.

我的这些照片都是在重庆拍摄的,我曾经在这里工作过四年多。我在一家报社做摄影记者。每天上班的时候我通常都是带着两个相机:一台数码相机,用来拍报社需要的新闻照片;另一台是胶片相机,用来拍我自己感兴趣的照片。做为一个摄影记者,我每天都在这个城市穿梭,这些照片也就是在这样来来回回的路上产生的。最初的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些照片当成一个系列在拍,只是看到我喜欢的场景和人就拍一张。随着底片拍的越来越多,把越来越多的照片放在一起看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继续拍下去的,就这样,我拍了三年多,一千多个胶卷。直到我辞掉工作离开这座城市。

在中国,每年有几亿人在异乡打工,像他们一样,我也是一个漂泊他乡的外来者。重庆位于中国的西南,而我的家乡则是在两千公里之外的山东烟台。我每年只能在春节的时候回家一次。在中国每年春节有几亿人口在很短的时间内为了全家团圆大规模集体迁徙,由南到北,自东至西。我们时常会在这样的过程中迷失,哪里才是我的故乡。缺乏归属感,或许是我们当代中国人内心里的集体困扰。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每天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中国的每一座城市都像是一个永不完工的大工地。中国也正在加快步伐紧跟全球化的大潮流。这一切也不出意外的体现在重庆这座中国最大的直辖市上。同时,重庆位于三峡大坝的上游,受三峡工程的影响十分巨大,随着大坝蓄水水位的一次次的升高,江水已经淹没了重庆市的数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区县。而在经济方面,重庆市作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又是三峡工程的最大受益者。这双重的影响使得重庆成为中国发展进程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城市之一。

他们,在现实生活当中是一群非常普通的人,普通的市民,普通的打工者……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平凡生活,朝九晚五,加班,放假。但是照片中的他们却如此的离奇与荒诞,他们仿佛是从天而降,与众不同。经济的快速发展改变着他们原有的生活,不管是变得更好或是变得更坏,毫无疑问这更改变着他们的内心世界。

中国只用了短短的三十年时间便走完了发达国家三百年走过的道路,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过程。在中国面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同时,许多传统观念和生活习惯也被颠覆。中国人传统的生活习性受到了冲击。而习惯于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家乡、生存在他们熟悉的环境的中国人,则不得不像候鸟一般在不同区域间迁徙。

很多看过我照片的人会问,照片里的人是你的朋友或是亲属吗?其实我并不认识他们,他们只是与我擦肩而过的路人。但我并不觉得他们陌生。因为我和他们一样,生活在同一时代,我也是他们之中的一员。在他们身上我会看到我自己的影子。当我与他们擦肩而过或是眼神交汇的瞬间,他们就像是一面镜子。我总是与他们不期而遇,在我工作的过程中,在我走路的过程中,在我生活的过程中……

现在看来很多场景是注定要与我相遇的。以前经常会因为错过了一个场景而懊悔不已,甚至会影响到这一天的心情。现在的我是一个习惯于顺其自然的人,对生活对摄影都是如此。我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去观察这个世界,我不喜欢去干涉或者安排我照片中的人物,不想去打扰他们。但是就在一瞬间,我总能看到他们与众不同的一面,这就足够了。

一座城市的气质毫无疑问地影响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人们的一举一动又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我热爱重庆这座城市,从地理环境来看,重庆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这是一座建造在山上的城市,城市中很少有平坦的道路,所以重庆又称“山城”;同时重庆又有两条大江穿城而过,冬天的时候江面总是泛起浓雾,雾让这座城市显得十分性感。我喜欢在有雾的早晨走在江边,雾中总是带着些许忧伤的气氛。山,水,雾共同构成了这座城市独有的气质,在这犹如中国传统水墨画的背后,却隐藏着一座中国人口最多的现代大型工业城市。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得以体现的淋漓尽致。

摄影记者这个职业对于我的作品有着很大的帮助,首先这个职业的性质决定了我始终在路上的状态,每天的工作中我会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阶层,有着不同的经历,这些都丰富了我的阅历。同时在工作的时候还会遇到很多奇怪而又很有意思的事情和场景。

还有一部分照片是与我在报社的工作有直接关系的,它本身就是一个新闻现场。像第五张照片,那是一次交通事故,一辆装有化学物品的卡车翻车后开始泄露,穿着防化服的消防队员正在处理现场,他们那刺眼的黄色衣服看起来更像是一场演出。再比如说第八张照片,那是一个很有趣的新闻现场,一个农民自己发明了一艘飞艇,他要在记者们的见证下进行试飞,临近的居民纷纷赶来观看,人们将飞艇团团围住了。其实,重要的不在飞起来。

这是个并不真实的世界,我喜欢他们,他们在某个时刻的状态已经超越了现实的自己,像是在梦境之中梦游。我拍照片的时候很少和他们对话,只是眼神的交流,更多的时候是迅速按下快门,快门声伴随着刺眼的闪光灯直射过去,他们这才如梦初醒地诧异的看着我,等他们回过神来,我已经匆匆离开。因为他们的眼神很多是我所不敢面对的。我像是在逃避,正如逃避镜子中的我自己。

现实的生活总是疼痛的,中国经济的跳跃式发展,使得他们内心的压力也日益陡增。或许他们由此而产生心理疾病的威胁已经超过生理上的疾病。倒是沉醉在梦境之中之后,没有了疼痛,只有麻木。是我将他们惊醒,从美梦中把他们吵醒。但醒来之后还可以继续沉睡,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其实我愿意与他们一起梦游,因为我们并不能改变什么。

在他们身上不光能看的你的影子,我的影子,还能看到整个中国社会的影子。他们正是中国社会发展的一个缩影。让我们继续梦游吧,在醒来之前,或许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离奇与荒诞的。

2 comments

  1. Tom Carter comments:

    I was very moved by Zhang Xiao’s dream-like imagery from Chongqing. Each photo appeared like some surreal, semi-conscious vision. Indeed, I recall from my own travels across China that Chongqing City, where Zhang was based, does tend to exude a sort of otherworldly air. Chongqing is located in the heart of Central China, which makes it neither here nor there in terms of its geographic role. And despite the city proper’s urban characteristics, Chongqing is framed by rugged mountain terrain and a series of rivers, giving it an isolated feel. Zhang’s unique imagery captured Chongqing’s out-of-place ambiance perfectly. Well don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