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l Chelbin

如果关注2009年的Taylor Wessing肖像摄影奖,你一定会熟知Michal Chelbin的作品。她的Locked(锁)系列作品以及她更为知名的Strangely Familiar:Acrobats, Athletes and Other Travelling Troupes(似曾相识:杂技艺人,运动员,及其他巡游团体)系列让大家惊叹这位来自以色列现生活于布鲁克林的女摄影师的布景摄影天份。

下面的采访中Michal讲述了她的成长经历,创作的过程,以及她通往摄影艺术的不平常道路,她对油画和光线的痴迷。

_http://www.michalchelbin.com
_http://nymphoto.blogspot.com/2008/09/conversation-with-michal-chelbin.html

Q: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MC:我出生于以色列北部港口城市海法。高中时受到学校艺术摄影老师的熏陶,自此开始对摄影产生兴趣。在美术方面,家庭上的影响极少,没有其他人有绘画艺术天份。而我却被它深深吸引着,特别是摄影。高中毕业后,我去了部队服兵役。

Q:从事摄影的经历是怎样的?
MC:服兵役期间,在联络员部门2年摄影师的磨练让我对战地摄影有了些了解。可记忆中,我总是想要去指导我的摄影对象,不安于拍摄静物纪实风格,不满足作为旁观者的态度去观察这个世界。我想要创造出自己臆想中的画面。参军结束后,我从事过一阵子新闻摄影。老实说,这份工作让我无时无刻不厌倦着。我无法面对人们的悲伤,医院里的哭嚎,法庭里的冷酷漠然。另外,加上经常迟到,最后被老板炒了鱿鱼(笑)。。。后来,我申请到了海法Wizo设计学院摄影系。在这里,我学了四年摄影课程,学会了如何去设计场景作品,如何去规划个人摄影项目。一直拍到现在。

Q:灵感来自哪里?
MC:拍照时,画面或许是脑中构造的,按着这个画面去实现它;或者,从某个事物,某个角落,某个场合下,一个灵感就萌生了。我所要做的就是组合所有感兴趣的元素,将四周定格 (拍摄的所有作品都是负片冲洗,没有数码的成分。)

拍摄人物肖像,因而,他人对我而言是最重要的灵感来源。他们迷人,神秘,不可获知的暧昧特质延伸出角色装扮的重要性。镜头中的“明星”身份从兄长,母亲,邻居至祖父角色里不断变换,原型却只有一个:一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人”,平凡与怪异的综合体。

我花大量的时间与我的“明星”相处,一起生活,相互了解,每个人在我的镜头里不止出现一次;数月乃至几年后,我再返回这里。

Q:主题拍摄是如何进行与完成的?
MC:首先,我会选择一组有着相同叙述情景的人们进行拍摄。比如,“似曾相识”中,被摄主人公的身份疏离于“主流社会”,他们是小镇中的表演者,是偏远村庄的剧团成员,马戏团的小丑,聚光灯下的舞蹈女演员,扭动柔软身躯的杂耍玩家(你可以用很多词语来根据他们的某种技能而定位,但在我看来,他们的职业无从说起。)

接下来的工作是提前联系好这批人,约定一个时间见面。但是(这点很重要),每个角色的塑造工作只是探索和思考的起点,拍摄中会有一个重塑的过程,重新捕捉灵感,串联更多好玩的元素,直至达到视觉上的满足感。

我的作品多是剧场型,受控派,信奉直觉,制造“甜蜜的偶然事件”片断;我相信对自己感兴趣的才是自己想要去拍摄的,多思无获。

其他的影响来自于油画的感染和对摄影知识的阅读;伦勃朗, 卡拉瓦乔,弗美尔和委拉斯圭斯这些大师们的作品让我痴迷,我认为这些伟大的画家们是第一批摄影师,他们对光线,空间,塑造人物的能力发挥到了完美境界。当我拍摄时这些画面出现在我的脑中。同样在摄影领域,Diane Arbus, Mary Allen Mark, August Sander and Julia Margaret Cameroon等人的故事和作品也对我有重要影响。

Chelbin的拍摄对象中最常出现的是孩童与青少年,而作品中展现出年轮融合的迹象让人震撼。于她,Leah Ollman如此评论,“在众目与私密间悄然牵扯一丝气息,带着轻微的兴奋感靠近这些远离观众席于台上的表演家们,瞬间捕捉住世间的两个极端,视觉上的年轻与衰老,庞大与微小,单纯与世俗。”

One Reply to “Michal Chelbi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