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田土 : 茶与创意之美

 
山田土是一个生活品牌,2014年创立于深圳。以茶为载体、以崭新的美学追求实践有生命力的创意。从茶品、茶器到生活物品,努力探求生活与美的种种可能。

从2014年寻茶之旅开始至今的3年里,山田土一直在探寻中国茶与东方文化礼节的创意结合,“让最好的茶,遇见最合适的人”,是品牌团队的努力所向。山田土的团队成员包括设计公司、独立设计师、自由撰稿人和艺术家。品牌创始及主理人陈麒羽女士说山田土是一个具有广泛参与度的开放性品牌,理想是实现茶及其原产地物种与文化价值的保育、传播与分享。
Continue reading “山田土 : 茶与创意之美”

2017 iPhone Photography Awards (IPPAWARDS)

IPPAWARDS官网公布第十届 IPPA(iPhone Photography Awards)评选结果,今年年度摄影师为美国纽约的 Sebastian Tomada ,第一、二、三名则分别为爱尔兰的 Brenda O、新加坡的 Yeow-Kwang Yeo 和中国深圳的 Kuanglong Zhang。

 

年度大奖:Sebastian Tomada (美国纽约)
《Qayyarah的小孩》/iPhone 6s

Continue reading “2017 iPhone Photography Awards (IPPAWARDS)”

The Warehouse Hotel


Warehouse Hotel毗邻新加坡河,始建于1895年,前身是新加坡香料贸易中心。经过精心翻修改造,现已成为一家拥有37间客房的现代化酒店。地域丰富的历史遗产和新加坡独特的本土文化成就了酒店独特的风格。酒店大楼本身的历史感和内部环境的现代工业风设计,融合温暖和精致的室内装饰设计,让酒店舒适而雅致。

Continue reading “The Warehouse Hotel”

Inner Self: 我们熟悉的自己

inner_self_04

Inner Self是法国摄影师Anne-Sophie Guillet探索身份认同的一个拍摄项目。她希望通过拍摄独特的个体,展现多元另类的生活态度。

Inner Self is a photography project from French photographer Anne-Sophie Guillet, which seeks to explore the self identity of modern life.Through the shooting of unconventional individuals, Guillet hopes to demonstrate the diversified attitudes toward life.
Continue reading “Inner Self: 我们熟悉的自己”

Alice Phoebe Lou: 独立的力量

01-alicephoebelouAlice有着偶像的外表与优美醇厚的嗓音,她本可以轻松签约唱片公司成为一名偶像,而她选择了做一名忠于自己的独立歌手。从16岁离开成长的南非,她边走边学,靠在柏林街头弹唱积累了第一批忠实的支持者。

Alice从小接受华德福教育,父母是自由斗士,她对主流社会有着天然的距离感,创作中充满对社会的观察和人性的思索。

在歌曲 Society 中,她以诗一般的语言表达了人在社会中不断被改造、模型化的荒谬。

Just to be inside your mode
And do just what I’m told
If only I had been so bold
But now my body’s getting old And time is all so golden
If only it could be frozen
But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Oh society,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All my liberty
Continue reading “Alice Phoebe Lou: 独立的力量”

Hollow: 微观宇宙

在1990-2005年之间,全球森林以每年1300万公顷的速度迅速消失(Greenfacts,2005)。十年之后,地球更拥挤,森林更稀缺。至于一百年后,也许人类已经踏上殖民另一个星球的旅程。

Between year 1990 to 2005, the global forest was shrinking at a rate of 13 million hectares per year (Greenfacts,2005). Ten years later, the earth is much crowded while the forest is scarcer. Maybe in the next 100 years, human will be on the journey to collonise another planet.

苏格兰艺术家 Katie Paterson 花了三年时间,寻求世界各个角落已经灭绝和尚未灭绝的1万个树木样本。每一块树木都有独特的色彩与纹路,单单陈列就已经足够震撼。而经过建筑师 Zeller & Moye 的巧妙设计,1万个树木样本组成为了“Hollow”,一个反映万物本源的装置艺术。年代最久远的树木成为Hollow的基石,抬头望向酷似宇宙的苍顶,尽头处皆为稀缺与濒临灭绝的树种。 Continue reading “Hollow: 微观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