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rehouse Hotel


Warehouse Hotel毗邻新加坡河,始建于1895年,前身是新加坡香料贸易中心。经过精心翻修改造,现已成为一家拥有37间客房的现代化酒店。地域丰富的历史遗产和新加坡独特的本土文化成就了酒店独特的风格。酒店大楼本身的历史感和内部环境的现代工业风设计,融合温暖和精致的室内装饰设计,让酒店舒适而雅致。

Continue reading “The Warehouse Hotel”

Inner Self: 我们熟悉的自己

inner_self_04

Inner Self是法国摄影师Anne-Sophie Guillet探索身份认同的一个拍摄项目。她希望通过拍摄独特的个体,展现多元另类的生活态度。

Inner Self is a photography project from French photographer Anne-Sophie Guillet, which seeks to explore the self identity of modern life.Through the shooting of unconventional individuals, Guillet hopes to demonstrate the diversified attitudes toward life.
Continue reading “Inner Self: 我们熟悉的自己”

Alice Phoebe Lou: 独立的力量

01-alicephoebelouAlice有着偶像的外表与优美醇厚的嗓音,她本可以轻松签约唱片公司成为一名偶像,而她选择了做一名忠于自己的独立歌手。从16岁离开成长的南非,她边走边学,靠在柏林街头弹唱积累了第一批忠实的支持者。

Alice从小接受华德福教育,父母是自由斗士,她对主流社会有着天然的距离感,创作中充满对社会的观察和人性的思索。

在歌曲 Society 中,她以诗一般的语言表达了人在社会中不断被改造、模型化的荒谬。

Just to be inside your mode
And do just what I’m told
If only I had been so bold
But now my body’s getting old And time is all so golden
If only it could be frozen
But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Oh society, you took it away from me
All my liberty
Continue reading “Alice Phoebe Lou: 独立的力量”

Hollow: 微观宇宙

在1990-2005年之间,全球森林以每年1300万公顷的速度迅速消失(Greenfacts,2005)。十年之后,地球更拥挤,森林更稀缺。至于一百年后,也许人类已经踏上殖民另一个星球的旅程。

Between year 1990 to 2005, the global forest was shrinking at a rate of 13 million hectares per year (Greenfacts,2005). Ten years later, the earth is much crowded while the forest is scarcer. Maybe in the next 100 years, human will be on the journey to collonise another planet.

苏格兰艺术家 Katie Paterson 花了三年时间,寻求世界各个角落已经灭绝和尚未灭绝的1万个树木样本。每一块树木都有独特的色彩与纹路,单单陈列就已经足够震撼。而经过建筑师 Zeller & Moye 的巧妙设计,1万个树木样本组成为了“Hollow”,一个反映万物本源的装置艺术。年代最久远的树木成为Hollow的基石,抬头望向酷似宇宙的苍顶,尽头处皆为稀缺与濒临灭绝的树种。 Continue reading “Hollow: 微观宇宙”

Stronger Shines the Light Inside: 漫漫自由路

01 RemonaStronger Shines the Light Inside是美国摄影师Angie Smith拍摄、记录难民的一个独立项目。

Stronger Shines the Light Inside,  is an independent project from American photographer Angie Smith, which taking photos and documenting refugees’ stories.

难民,在中文语境中是一个陌生的概念。新闻中的难民问题被描绘成难民潮,是欧洲国家的问题,事实上,中国收留了3万1047名难民(联合国,2013),2015年全球难民人数更是创下近20年最高记录:1510万(联合国,2015)。数字背后,是背井离乡,逃离战乱与迫害的人们。他们从哪里来?有着怎样的喜好和梦想?他们的故事是什么?摄影师Angie Smith就是想通过这个拍摄项目,展现这个独特群体的真实面貌,改变社会对难民的刻板印象。
Continue reading “Stronger Shines the Light Inside: 漫漫自由路”

Connor Dobbin:捕捉自然之美

Nbr-h000-1Connor Dobbin是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青年摄影师。Connor喜欢拍摄自然之美,希望能够在外界破坏/取代自然不同寻常的美丽之前将它们记录下来。

Connor Dobbin is a photographer from Ontario, Canada. He likes to capture the beauty of nature. He hopes that he can take photographs of found unusual natural things before they are destroyed or replaced by society/mother nature.

从2012年开始,Connor开始了拍摄项目:Nbr-h000,记录家乡的自然景物。以下作品选自 Nbr-h000d Forest green。

Continue reading “Connor Dobbin:捕捉自然之美”

独立杂志《够用就好》:简单生活指南

0501《够用就好》是一本一个人的生活指南。创始人可末先生崇尚简单、精致的生活,以“不持有”的态度抵抗消费浪潮。 

从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入手,《够用就好》每期采访不同领域的生活达人,踏踏实实播撒简单生活的种子。杂志成立于2014年, 至今已出版四期。每期附送的小别册《改变生活的十五个基本》,更像是一本备忘录,提醒着读者:美好生活其实就在转念之间。via

_https://site.douban.com/238933/

Continue reading “独立杂志《够用就好》:简单生活指南”

Lorena Lohr:捕捉时光的痕迹

01楼梯间、调味瓶、空椅子,还有辽阔的风景,在Lohr的镜头下,主角是像空气一样平常的静物, 它们与柔和的红白蓝色一起,构建了一个无人的静默舞台。

Lorena Lohr 是一名旅居美国的英国摄影师, 目前正在进行一个名为Ocean Sands 的拍摄项目。自2010年开始,她走遍美国,把镜头对准美国西南部、沙漠、墨西哥边境小镇。时光在这些地方静止,人们的生活在镜头以外继续。Lorena Lohr 最新自出版作品为 Desert Moon

Continue reading “Lorena Lohr:捕捉时光的痕迹”

Slowdown Town:独立生活志的慢哲学

很难想象在香港这块追求效益的土地上,会有人背道而驰,默默出版一份倡导无所事事慢生活的小杂志。几张A4纸组成的独立杂志,记载着香港二楼书店的故事,社区的往事,还有作者周家盈践行慢生活的体会。

从2013年11月创办至今,Slowdown Town呈现了一个温暖、有人情味的香港。 她记录的城市,与“国际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无关,与土地的山水、人民和文化有关。

2016年,Slowdown Town记录全城独立书店的故事《书店日常》结集成书。全港尚未消失的独立书店第一次有机会列队亮相。透过这本书,可以读到经营独立书店的不易,书店的性格,甚至嗅得到书店的味道: 猫最多的那家店,当然是浓浓的猫味啊。via

_https://www.facebook.com/slowdownzine/

Continue reading “Slowdown Town:独立生活志的慢哲学”

声音地图:听见人生百态

sound map 02声音地图,来自台湾非营利新媒体报道者The Reporter推出的一个文艺项目,每期邀请一名特色人物,为大家朗读他/她钟爱的文学作品。短短几分钟的录音,带出朗读者对人生的思考。一段声音,一段故事。人生百味,皆在其中。

第一期邀请嘉宾为香港乐队at17前成员卢凯彤。通过她选取的作品Mirror, Mask, and Shadow(中译《追寻完成的自我》),你可以听见她重获精神自由的旅程。

Continue reading “声音地图:听见人生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