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可(taca)

Name姓名:塔可(taca)
Hometown家乡:青岛市
Cameras used相机: Alpa 12TC
Website网站:www.tacasui.com
(for you)Photography is摄影是:O

Simple Style:What is the best moment of the day? 一天当中最美妙的时刻是?
taca:我是昼伏夜出,每天起来就是黄昏了.觉得最美妙的也是这时刻,如果黄昏还下雨,那就更好了,可以喝点茶,看看书, 或者再睡下去.

Simple Style:Where do you get your inspiration?从哪里获得拍摄灵感?
taca:并不觉得拍照有所谓的灵感.我会前前后后把所有的想法跟行动都思索考量很多遍,然后才列出计划表,去付诸实施.如果要说想法的来源,那可能是大量的阅读.

Simple Style:What is your most satisfied works? and how did it come?相对来说,最满意的作品是哪张?那是怎样一个拍摄经历?
taca:对我来说没有哪一张特别满意或者重要,它们只是作为实现整体计划的一部分.在计划内,它们是平等的.甚至可以说,一张突出的照片是极端危险的.

Simple Style:Please describe an evolution in your photography works, from the first piece to the present projects.从你最初的拍摄到现在的一些摄影主题系列,这中间有没有一个变化呢?对于这个转变,你的感受是怎样的?
taca:我最初感兴趣的是跟现实紧密相关的报道摄影,并且更关注摄影自身的语法与流变.后来在罗彻斯特理工学院读书的时候,专业也是选择的Photojournalism. 但是随着眼界的拓宽,与导师的不断沟通,和对自己文化背景与思维方式的反复考量后,现在更偏重于泛文化意义上的思考与探索.喜欢用摄影这种工具去切入特定的历史与哲学中,带出作为样本的切片.这样的方式对我来说更得心应手并且拓展的空间也更大一些.毕竟,像是摄影这样一种固有特质极灵活的,极度包容的性质的艺术形式并不多. 如果我的下一个项目用其它的艺术形式去做会更有力,更合适的话,我不会眷恋摄影这种媒介.

Simple Style:Where have you been these years?这些年到过的地方有哪些?
taca:2009年从4月底就从美国回到中国,开始拍摄一组跟<诗经>有关的项目,去的地方也是事先从古籍里搜集整理出的,<诗经>中曾经涉及的山川故城河流丘陵等地.大概在陕西,山西,甘肃东部与河南.这个项目尚未完成,明年年初继续进行. 此外还去了北京,青岛,成都,重庆,三峡,香港,澳门等地方,这些大都是去见朋友或者去游览.

Simple Style:Would like to share with us the photo of your bag?给我们的读者展示一下你的旅行包里都会装什么吧?
taca:我的旅行包相对简单,一个大些的双肩包,放一套衣物,100个左右的120胶卷放在两个防X光袋里.侧包放地图与文字资料,一些能让自己避免麻烦的证件.还有洗漱用品与充电器.一个三脚架挂在包外. 一个小些的斜挎包是放拍摄器材的,相机,少量胶卷,测光表,一些摄影附件.侧包内是笔,日记本与事先拟定好的拍摄计划本.

Simple Style:Please list top 5 your most frequently visit websites/blogs/.你最常去/最喜欢的5个网站是?
taca:Twitter可以算吗? 呵呵. 豆瓣, 几个朋友做的一个关于摄影的小论坛–惚恍记, 任悦的1416教室, Ubu Web, 一个关于导演Andrei Tarkovsky的网站.

Simple Style:Please share with us one of your favorite poems in Simple Style. 分享一首你最喜欢的诗给我们吧.
taca:<诗经> 豳风中的<东山>. 难以想象,两千年前中国古人的乡愁竟然与现在我的感受并无二致.

<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我东曰归,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
蜎蜎者蠋,烝在桑野。敦彼独宿,亦在车下。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户。
町畽鹿场,熠燿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鹳鸣于垤,妇叹于室。洒扫穹窒,我征聿至。
有敦瓜苦,烝在栗薪。自我不见,于今三年。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
仓庚于飞,熠耀其羽。之子于归,皇驳其马。
亲结其缡,九十其仪。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Simple Style:What was the biggest found in the year 2009? 2009年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taca:当然是新项目的进行非常顺利,更重要的是进一步理顺了自己.知行合一.

Simple Style:What are you going to miss about 2009 and what are you looking forwards to 2010?2009年,什么最让你怀念?对于2010年,有什么期待可以和大家一起分享的么?
taca:2008,2009年,只要是呆在纽约,我基本足不出户,每日除了整理照片就是在台灯下看书与练书法.只在食物吃完的时候去一趟超市.这种简单的生活让我无比享受与眷恋,但是明年初就要回到中国继续拍摄,为了拍照方便,一整年都要呆在国内.希望我的心态可以一直保持在纽约这样单纯.当然,更期待的还是明年在项目的进行上会更顺利.